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大象 / 楼市资讯 / 正文
正在阅读: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是技术革新还是道德沦丧?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是技术革新还是道德沦丧?

转载 发布:2021/04/28 14:52:14 来源:房产大象 49 阅读


一则消息震惊了学术界。多家媒体报道,“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出生了。


事情是大概是这样的: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技术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本来应该是好事吧,然而正是这个看似振奋人心的消息,却引来了医学界和舆论的震动与质疑。针对基因编辑婴儿,国内已有122位科学家联名抵制。


据说基因编辑技术早就已经有了


据悉,这次基因手术修改的是CCR5基因(HIV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使用的基因编辑技术为“CRISPR/Cas9”技术。


目前,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在医药,食品,农业和工业生物技术等多个领域都广泛应用。2018年,美国和欧洲进行了CRISPR人体试验。该研究旨在评估应用CRISPR治疗多发性骨髓瘤,黑色素瘤和肉瘤患者的安全性。2017年8月,俄勒冈州健康和科学大学的生殖生物学家Shoukhrat Mitalipov领导小组,使用 CRISPR-Cas9 识别了导致心肌增厚的胚胎突变。


也就是说,用CRISPR/Cas9技术对胚胎基因进行编辑的尝试很早就有了,而且技术难度并不高,且这个技术的实施门槛也不高,几乎可以说是有设备有研究人员就可以开展的实验了。


不是技术突破,而是道德沦丧的成功


基因编辑技术既然早就已经突破了,且门槛也不高,那为什么“首例基因编辑婴儿”那么“迟”才出现呢?


在国际上,基因编辑技术至今没有尝试对人类基因进行编辑。那是因为,基因技术就是一把刀,一把特别特别锋利的刀,弄得不好,就怕失控。因此,对于在人类身上实践基因技术各国都十分谨慎。


就在中国搞出了这个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时,基因组编辑技术CRISPR-Cas9的发明者却呼吁暂停:所有人类都有责任考虑这项科技的后果。


基因组编辑技术CRISPR-Cas9的发明者呼吁,要充分考虑到这样的科学技术后边的预期和非预期后果,直接用于人体,是非常不负责性的,要等技术充分成熟以后,安全性得到监测通过后,再从新开始。就像曾经的多利绵羊一样。在没有充分的把握,安全性没有得到验证的情况下,贸然用于人体,存在着巨大伦理隐忧。


也就是说,技术早就有,而此次的基因编辑婴儿并不是什么技术的重大突破,而是“罔顾伦理道德的成功”


且此次的基因编辑婴儿实验触碰了人类胚胎演技的“14天法则”(科技部2003年的文件规定)


(1)利用体外受精、体细胞核移植、单性复制技术或遗传修饰获得的囊胚,其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


(2)不得将前款中获得的已用于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他动物的生殖系统。



是医学需要还是“哗众取宠”?


这次的基因手术修改的是CCR5 基因,而CCR5 基因是HIV 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据说,拥有这种突变的人,能够关闭致病力最强的HIV病毒感染大门,使病毒无法入侵人体细胞,即能天然免疫HIV 病毒。


贺建奎选择对艾滋病进行胚胎基因编辑给出了一下的理由:因为这些感染在中国是个大问题。HIV病毒感染被认为是“一种主要的,不断增长的公共卫生威胁”。因此,他试图禁用一种名为CCR5的基因,该基因形成一个蛋白质门口,允许艾滋病毒(导致艾滋病的病毒)进入细胞。


然而实际上,中国并非HIV高发区域,感染几率不高。同时,“相对于基因编辑技术,疫苗技术明显更加成熟和安全。”且艾滋病的母婴阻断非常成熟,如果担心艾滋的亲子间遗传,母亲治疗就可以了,干嘛还要做这份研究呢?它的研究价值何在呢? ”


由于艾滋病毒的高变性,还有其它的受体可以使用,CCR5基因敲除,也无法完全阻断艾滋病毒感染;而且现在母婴阻断技术非常有效,高达98%以上,可以阻止新生儿不被艾滋感染;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100%可以生个健康和可爱的孩子, 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


也就是说,即使进行了基因手术,敲除了CCR5基因也无法保证完全阻断艾滋病毒感染,且关于艾滋病的防范及阻断也早就有了方法。那么此次,贺建奎的“实验动机”不免让人怀疑!!!


事件背后的伦理道德问题


此次的基因编辑婴儿的出生这个事件引发热议,那么这个事件背后究竟有什么重大的伦理问题呢?


1、存在伦理监管的重大失误失察和失职


在经历了传播初期的舆论震动后,关于该项目的伦理争议逐渐多了起来。首先是,基因编辑婴儿是否经过伦理委员会批准?


对此,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称,该项试验进行前并未向该部门报备,委员会正开会研究此事。但是,网上流传的一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审查申请书》却显示,此项目是由该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这在伦理上就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



一个医院是否有权批准这一涉及人类生殖和基因改变的重大研究,值得讨论;而且,即便一个医院的伦理委员会可以批准此类试验性临床治疗,根据惯例,也要上一级部门批准。


但是,目前的信息是,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并未收到这样的报备,更谈不上批准。因此,这一研究可能存在伦理监管的重大失误失察和失职。


2、基因编辑婴儿有可能导致歧视和分裂


在理论上,这一研究也有伦理缺陷,即团队违背目前国际上主流医学界对基因编辑胎儿的约定俗成(不成文法)和成文法。对于人类胚胎,目前国际上的伦理管理是,可以研究,但仅限于14天内的胚胎,研究后需要销毁,更不能让其出生。


走在世界人工生殖技术前列的英国尽管一直在尝试突破限制——把之前的仅限于研究14天之内的人类胚胎扩大到可以全面研究和进行基因编辑,但也只是提出了一种伦理的可行性。


2018年7月英国纳菲尔德生物伦理学协会发布报告说,在充分考虑科学技术及其社会影响的条件下,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修改人体胚胎、精子或卵细胞细胞核中的DNA(脱氧核糖核酸)“伦理上可接受”。


但是,该协会提出了两大限制条件,一是基因编辑婴儿必须确保并符合未来出生婴儿的福祉;二是符合社会的正义和团结,不会增加歧视和分裂。


同时,即便是最超前的英国,目前法律也不准许基因编辑婴儿的出生。现在,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出生,说明中国走到了世界前列,但是这后面的伦理基础却显得空虚和不坚实。


因为,任何科学试验的目的是造福于人和社会,而非伤害,如果考虑到有一丝一毫对人的伤害,这样的研究就不能获得批准。


3、要确认婴儿可以免疫有可能危及其生命


从实际上看,现在出生的基因编辑婴儿也许还没有受到伤害,而且贺建奎团队称要用18年的时间来随访,确认这一技术是否只是造福于孩子,或者是进行利弊方面的衡量。


但是,现在研究中透露的结果已经让人担忧:在试验中,只有超过44%的胚胎编辑有效。这也意味着,这一基因剪刀CRISPR/Cas9具有很大的不可靠性,可能脱靶。


具体到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上,这就有可能对编辑CCR5基因(靶基因)脱靶。而且,脱靶后,即便当时能检测出来,也可能会浪费很多的胚胎,给病人和家庭带来巨大的痛苦。


但是,如果不能当时检测出来(现在看来当时检测是否脱靶还很困难),到婴儿长大后,就有可能造成严重的遗传病或危及生命。而且,基因剪刀CRISPR/Cas9的脱靶现象已经为中外大量研究所证明,估计为40%-70%。


另一方面,对于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还有一个重大的理论陷阱,即选择修改CCR5基因是否就可以完全避免艾滋病病毒攻击人体的T细胞,这一点已经有研究人员进行质疑。


因为,对人的研究发现,具有CCR5基因变异的群体固然受艾滋病病毒的感染比例较少,但在动物试验中却不具有这一效果。而且,即便是人,也并不意味着CCR5基因变异可以确保百分之百不患艾滋病。所以,建立在改变CCR5基因之上的基因编辑婴儿是否能完全预防艾滋病,也需要进行更多的检验。


基因编辑技术或将引发社会矛盾


1、技术的不稳定性将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基因编辑婴儿在技术上是不成熟的,安全和有效性都不确定。虽然目前人类基因测序技术成熟,但是在解读方面仍然非常有限,基因改写之后,一个新的基因会产生什么影响,会增加其他疾病的可能性吗,产生什么副作用,这些都是未知数。任何一个新科技,都应该非常审慎的态度。


人类基因的突变,这是件很恐怖的事情,因为你可以让人变得很聪明、很漂亮,但你也可以让人变得很丑陋、很不具有人性 。所以这是为什么相关部门对于相关实验在具有遗传性的人体受精卵和胚胎上展开,要做出严格的界定和规定,使得相关技术是在造福人类,而不是在毁灭人类。


2、假如基因编辑技术推行,社会将面临什么矛盾?


假如现在,编辑一个CCR5基因的婴儿可以被接受,那么是否再对其他基因的编辑也是可以接受的嗯?比如:外貌、身体机能、智商抑或领导力等等的基因呢?这些是不是意味着也可以被接受呢?


假如进行自由编辑那么是可以接受的,那么基因编辑的成本想必是不低的。假定为1000万美金,那么编辑一个外貌、一个智商、一个体能、一个领导力,这一套下来4000万美金,很多人可能已经惊呼付不起了,别急,有人付得起,而且还很多,《福布斯》公布的数据显示或,目前全球范围内的亿万富翁人数超过2000人,而百万美元富豪则远超过3600万人,这还只是公开数据,还不包括一些隐形的富豪们。


也就是说,富豪们不仅付得起这点基因编辑的费用,还能享受之前火爆的换头术,届时,那些已经抵达罗马的富豪有钱人不仅能够自己通过换头术产生不死,终生生活在罗马,还可以通过基因编辑然自己的孩子从没出生就直接生在罗马。基因编辑既然能够有效预防很多目前无法根治的疾病,那么被应用也是应该的,但是这种应用应该是被有控制的应用,就像是核武器,威力很大,用好了可以夺得战争的胜利,比如核导弹应用在日本加速了二战结束的进程,但是如果用不好,也会加速世界的灭亡。


3、科学家们的顾虑与担忧


对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意味着将会带来重大风险,包括引入不需要和未知突变的风险。


基因编辑科学家、西雅图非营利组织 Altius 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副主任 Fyodor Urnov 表示,他仔细研究了那些临床试验文件,虽然不完整,但确实表明贺建奎团队努力的目的是培养一个经过基因编辑的人类。


Urnov 表示,基因编辑是一种强大而且价值极大的技术,但是如果将其应用到人类胚胎,可能会给让近十年来在对成人和儿童进行基因编辑以治疗现有疾病方面取得的进展蒙上阴影。


霍金也在他的著作里提到未来有钱人是会通过编辑基因造出“超级人类”,优胜劣汰,穷人家的孩子,将会被淘汰出局。


官方回应


昨晚(2018年11月26日),深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方微博@健康深圳 发布声明称,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已启动对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伦理问题的调查。


房产大象观点


社会已经全方位的进入了岔路口。今天很多人在分岔路选择的时候更多考虑的是眼前的利益,然而更多时候还是应该站在未来发展的角度去选择。此次这个事件,从表面上来看,是生物科学技术的一大进步,然而实质上是“突破道德底线的成功“。对于这种不遵守规则的“科学家”的行为是不应该被提倡的,在没有有效的监管和健全的法律的当下,这种基因工程是不应该被提倡的。



END



相关楼盘